top of page

大衛哥金斯訪談觀後記|「你願意放棄什麼來完整你自己?」


大衛哥金斯絕對是當代的傳奇人士。

他的成就斐然,但對我來說最斐然的絕非他的成就,而是他的意志(Willpower)。在他與神經科學家安德魯的 podcast 裡,他細微的肢體與語言表現,甚至毫不掩飾的 F-words 連發,我毫無疑問地相信,這可能是我所知展現最高意志的活範例,沒有疑問。

大衛哥金斯生平(點擊後將跳轉至博客來書籍頁的作者介紹) 標題:(暫譯)如何打造無懈可擊的內在力量



以下摘要訪談中幾個非常觸動我心的觀點。


下苦工能讓你遇見最完整的自己

大衛說,他生活中做的大部分事情他都很討厭。包含他成功制霸的惡水馬拉松(全程約217公里)。他說他最討厭跑步了。


他到現在依舊稱呼他的起點、從軍前得自己為「站在桶子的底部」。家暴、體弱、過動、憂鬱。或許是事情壞到一個地步後人就會義無反顧地拼搏,他也只有一個選擇,就是苦幹。


這段訪談的第一段,他分享了自己目前正在學醫。他說自己有 ADD 和 ADHD,大腦沒有辦法留下書本內容。如果一位同樣對醫學一無所知的人照著書本抽考他的學習進度,當考到對方都會了,他卻還不會,而這種感覺是多苦悶。他的讀書方式非常老派,他用紙筆將書本內容抄寫下來,直到他像拍照一樣全部背起來,再去拆解裡面的名詞意義。


「我能像他一樣辦得到嗎?」身為一個也喜歡學習的人,我忍不住這樣想。


雖然我們不需比較,這也不是故事的重點,可是這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:大衛不只相信「下苦工去掌握一件事」,他還做到了。這時他 49歲。


我感覺到自己還停留在一種非常平和的舒適區,大衛總是做到超越滿分,而我不到滿分,仍滿足於現況。


大衛說千萬不要拍他的紀錄片,人們總是只願意相信自己想看的,只有他知道這些過程多麽痛苦,他不想將痛苦裹上糖衣來販賣虛假幻想。下苦工努力的過程都是可怖的、是臭汗淋漓的、是引誘人放棄的。


但正是因為跨越這些痛苦,他發現了,自己可以是無限的。即便他出身貧窮的失能家庭,即便他學習是最差的,體能不是最好的,藉由「刻意練習」:「刻意痛苦的練習」,他發現了真正的自己。


那是一個無極限的自己。


學會失敗,才能成功

「沒有人會教你失敗。但我知道要通往成功的道路是由一連串的失敗鋪成的,所以我會刻意失敗。我們必須學習怎麼失敗。」

他每天一照鏡子就看見失敗者的臉。當他挑戰一件事情,總有無限的聲音告訴他:

「停下來吧」「你會失敗的」「我告訴過你了。你辦不到的。」「留在原地不是很好嗎」這些都是我們很熟悉的耳語,不是嗎?

大衛沒有花時間去思考如何與這些聲音對抗,他選擇行動。他甚至不評判要怎麼做才最省最快最有效率,他用當下力所能及的方式開始每一步,例如他用抄寫的方式求學,這免去了許多精神內耗。


腦袋裡的惡魔不會住嘴,他的方式或許會失敗。但對他而言,學習失敗,就是在累積邁向成功的本事。


真正的內在對話來自整合不同角色的自己

影片中,安德魯評價大衛,說他「完全掌握了內在對話的技巧」。


兩人在這裡的討論讓我對「內在對話」有了新的認識。


安德魯認為目前多數人講「內在對話」都是單向的,並沒有真正與內心各種角色的自己討論、辯駁、協議,而是單向閱讀各種自我丟出來的話語。因為沒有真正的「對話」,所以也很難有一個能驅使實際行動的結論。


看前面兩人的對話段落也可以知道,大衛心中當然也有很多角色在爭吵,沒自信的自己、想留在舒適圈的自己、想休假的自己...等等,但最後想「見識真正自我的大衛」站出來,對他心中各種不同的自我說,我來當家。


還有一段讓我非常心有戚戚焉。大衛說,當你狀況不好的時候,如果什麼都不做,你的狀況會更差。只有真正開始做些什麼,嘗試對你想要做的事下苦工去做,不要想抄近路,事情才會變好。


有時候我們就是得讓心靈長繭,才能刀槍不入。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